Viard.

Love,love,love.

[安嘉]三,二,一,啾。

最终我决定只记录一些事情的开始。

———— 


 最初远远看见那个被誉为神的人,是一道金色的闪光从残垣上游弋开去,拥有纯粹的、力量性的美丽,可称为慑入灵魂的动人。

  ——非常典型。

  几乎是第一眼,安迷修立刻将那道光芒与圣空星系划上等号。凹凸大赛之前他在各个星域之间流浪漂泊,圣王星系素来强大,更以狂妄和傲慢之名四野遍闻,安迷修听得耳可生茧。遑论近年来那消息如孤弦震颤余音难绝,漫过了多少空间,萦萦绕绕,注定要惊起无数喧声。

  疯子们意欲造“神”,并更高傲地宣告了成功。

  神之...

[骸云]你看鳝鱼丝理你吗

2017年全国卷Ⅰ

全文字数:902

——————


  一声轻巧的嘀嘟,骸收起他第三颗肾揣进衣兜,手拎着一碗鳝鱼丝面慢悠悠往回走。中国总是人多声繁,晚上嗨去凌晨,大清早就能闹得耳朵疼,骸觉得挺好,云雀觉得很不爽。

  所以他出来买早餐。

  原话是:“你走哪儿都能和当地地痞流氓完美搭调,你去。”

  听听,这叫什么话。且不提买早餐这事儿究竟能和地痞流氓扯上个什么逻辑——便宜一两块钱?骸牙有点酸,也许是刚刚吃面时倒多了醋,他想自己越发健忘了,以至于不太能想起来之前听话地,游魂似的从那破...

[安雷]自深深处

生贺,祝愿——骑士精神恒存。


然而这文和这么正经的愿望没什么关系。

少年郎,如花似玉。青春期,瞎几把想。

警告:经久的宿敌设定,性格侵染,互相变渣。简而言之,ooc客观存在。

行文极为飘逸,想啥写啥。

不喜勿看。

————


  饮酒犯下糊涂罪,错把少女当妓睡。

  醒时犹觉不对味,扭头一看……雷狮嗳。


  尚还有些昏头昏脑,但这不妨碍安迷修想死,惊恐到快要变形。这海盗头子赤条条趴床上睡得正酣,被单也遮不了满身青痕红印,骑士不能说服自己这是打架而不是妖精打架的结果。

  床上地上,...

[安雷]一个多半不会继续的脑洞

姑且这么一存。

———
来自伊法魔尼和布斯巴顿的某两位巫师又相遇了,在一只澳洲蛋白眼面前。
那时安迷修正施出一个飞鸟群群,年岁不长的雌龙很喜欢这些喧哗的白鸟,这意外的很能安抚她。
近一个月来安迷修第一次如此接近这头野生的小龙。
雷狮极为突兀地闯了进来,以一个不怎么成功的,显形地点出了差错的幻影移形落在近处。他身上挂着浓重的血气,一瞬间令稍显温顺的龙暴躁起来。
刚从一场令人筋疲力竭的追杀中逃离,雷狮心弦紧绷得快要勒断,来到这儿后蓦生的更强烈的危机感让他条件反射地举起还未放下的魔杖。
“——钻心剜骨!”
安迷修几乎是下意识地挡在了龙的面前。
在雷狮终于看清他旧情人的脸时,黑巫师腕上缠绕的死圣手链也飞...

[安雷]做/爱时不要说话

  由标题可见,R级。

  雷狮生贺。

  我流安迷修,情场老手Ver.

  不喜勿入。

  点这。

某些令人昏迷的时刻。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智障内容,……不要打我。

————
  身后有什么东西硌着。
  那一点细微的痒意和刺疼弥漫在感官里,安迷修有些疲倦地耸动肩胛,但懒于更多的动弹。细风从大敞的窗户流进来,发尖挠搔得脸颊也不如何愉快。
  这是个无聊的时间,这感觉也很奇怪,他心里仿佛燃着一堆噼里啪啦的篝火,不打算熄灭地持续地烧,再时不时溅跃出两三粒火星,干燥,很热,难熬。
  淌在身上的汗液原先是黏住了衬衫和皮肤,然后干成盐粒,没多久又再被新渗的汗浸湿。这样的一个夏天,很烦又很没意思,连蝉都不屑于鸣叫了,也可能是周围没有蝉的缘故。
 ...

HP AU.一,关于分院

剧情主要发生于英国,霍格沃茨,亲世代。
角色并不是全员到齐。
如果存在cp向,会于文前标明,没标就是没有,你再怎么多想也不会有的。
本章含有金幻。
————
1.
“除去今年的一年级新生,霍格沃茨还有一些人需要欢迎,相对的,你们也会发现有一些熟悉面孔在这一学年将不会出现。”
“但我想各位都知道这是为了什么。”隔着半月的镜片,邓布利多湛蓝的眼里掠过几缕快活的光:“巫师界学校间的师生交流计划,每所魔法学校将会拥有一位教授和十一位学生的交流名额——因为这个,我还得重归旧业,再当一阵子格兰芬多的院长了。”
“麦格教授将在这一年中去往中国执教,变形术课程会由法国交换来的教授继职。当然,也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

[安雷]毫无意义极短一段

#真的无意义。

雷狮:“你他妈别把我当个娘们似的。”
安迷修:(困惑的)“我以前只和女性上过床。”
雷狮:“……”
雷狮:“那就粗暴点儿,别磨唧。”
安迷修:“好的。”(结束未完成的润滑直接捅了进去。)
雷狮:“……!!!(疼到失声,好半晌才回过气来。)安迷修我操你妈!!!”
安迷修:(同样很疼,纠着眉不搭话,缓慢地挺动起来。)
过了一会儿,雷狮的痛喘渐变为愉悦的吟叫。
安迷修:(忽然停下了动作。)
安迷修:(咬上雷狮完全变红的耳垂)操你自己,雷狮。那是你刚刚要求的。
安迷修:你不是女人,我保证。没哪位女士比你更难伺候。

[嘉瑞]嘉德罗斯第一次告白时,被拒绝了

  “——格瑞!”

  又来了,又来了。

  从老远就听得到声音,附着冰谷的寒风一起呼啸进耳里,分不清哪个更狂烈一些。格瑞轻嘁一声,低眼去数白地上皲裂的纹路,干脆地停下步子等那家伙追上。

  反正也没法躲。

  说来比较可笑,金加入凹凸大赛,为此惹上最大麻烦的人却是格瑞。

  预赛结束前击碎烈斩的那一战就引发了后续一连串的糟糕事件,预赛过后也不见好。从那一次的冲动迎战后,嘉德罗斯显然已经了解到金对于格瑞的重要性,继而将其当作了威胁格瑞的有效把柄。虽然觉得无法理解,不...

我关注的人

© Vi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