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rd

Love,love,love.

不管有没人在意反正我写了的,置顶

KHR.HP洁癖。
其他嗑左位ALL,但不会写后宫。

[茨鬼/NC-17]Alpha

求你别挂。


…评论补档。

【茨鬼】倡导新生鬼怪独自化形

时间接续鬼切CG末尾。

配对为:茨木童子X鬼切。

警告:食肉及断肢情节。个人猜测剧情,性格偏移。


“第二次!”茨木童子狂笑着痛吼出这句时,此前对这柄鬼刀的憎怒如此理所当然地烟消云散了。

  名为“鬼切”的鬼刀。

  作为这一次对击的胜者,正在他身后发出几似被撕心裂肺的悲鸣。茨木童子不必回望就能感觉到,咫尺处乍然暴起的磅礴妖气。

  “哈——哈哈哈哈哈!!!”从自身的思绪中回转,想到之前交击时的一语,大妖兀然理解了某事,进而无可遏制地大笑起来,与悲声响成一种应和,席卷出整片寂静而狂躁的战场。...


铁虫.饱经折磨

   少年人的爱慕是明明白白的,就像披萨的馅儿,甜美又满含香气,热意腾腾地摆在那里。
   关于Tony Stark的感情牵扯到底还能有多糟糕?这可能是个什么缓慢烧毁的毛绒线团,有极小一点儿恰当的温暖,更多部分的焦黑,糊气,残余的粉烬。他好像时时刻刻都在冒烟,焦头烂额,为一些…所有事,他一团乱,他可能永远扑灭不了那火。这已经烧到太多人了,以他自己为最,再说,他也不乏那么一点儿共感,证明良心余温尚存似地——将别人的伤处也取来更刺痛自己一番。
   实在饱尝痛苦,但是更不可能修正:那些打母胎而来的配置,那是源代码...

被废话盘踞的多少分之一

不曾搁在lof的一些随心所欲的鬼扯,忽然想起,就放过来。
基本并不值得一看,但想必我自己写的当时是觉得蛮好玩的。

骸的视角。骸云向。

————
  我看过的戏剧很多,记住的却少,来来回回啰七八嗦也就那几场。坦诚说起最棒极了的悲剧也就是你我相遇,那背景乐可算得上是足够荡气回肠,直到你死了多久以后,还成天在我耳边欢天喜地的响,居然也不觉得烦。
  入葬那天你的碑边我看见一些纤纤细细的勿忘我,紫色深得有点像你的火焰,忍不住顺脚碾碎了零散在土灰里花汁的颜色也还那么漂亮,嘿,别揍我,谁让它那么像你的火焰?我也毫不怀疑它来年再开,就像你一样。
  不过这...

[茨酒/全国卷一]酒瘾

零分作文表演,聪明人才能看懂题和内容的关联。
————

   这人类女子已与茨木童子记忆中那副姣好面貌截然不同,昔日风华被时间褪去许多颜色,但仍留存一些,足够她笑时从眼弯绵延出几缕莫可言说的动人。
   “您应诺而来,那坛酒属于您了。”女人拢起包袱,笑意温温道,更叹:“妖鬼神怪之类,青春还真是久长啊。”
   “二十年太短了。”茨木童子说,而他又道,“但吾之变化,汝等又怎可轻易理解?”
   这两番言论皆无错处。妖怪的形貌至今未改,他仍有一团蓬如乱草的灰白头发,裹着许多脏污血渍。他额前...

寮中毛绒绒。

去年的青竹白雪相关。

这年的秋冬季到,商家又热热闹闹地促销起来,阴阳师左挑右选,又一次凭着自己的眼光,完全不顾忌实际地,为茨木童子添了件新衣。
“这件衣服最可爱呀。”阴阳师捋着衣服上软乎乎的白毛,挺满意的说。
那是新上的款式,素净又蓬软,茨木童子托在手上时,只觉得轻得像一片飞羽。
衣服算是好看,但他其实没什么需要。
妖力凝练到茨木童子这个程度的大妖,不惧寒暑的体质是再自然不过,有能蔽体的衣物就足矣,更甚一些,如果不锢于人类的那些虚礼,赤身裸体也无妨。
真正需要避寒物的,反倒是那些小妖小鬼们。只是阴阳师几乎没有考虑这些,她向来遂着自己的意来加购衣物。偶有给小鬼们的,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兴高采烈地抱...

HP AU的零碎一



   德姆斯特朗没有酒吞童子,但有破势。大概是这地方仅存的一些不惹人厌烦处。
   自霍格沃茨归来后,吾频繁给挚友飞去猫头鹰,初时偶有回信,渐渐越发少而简,几乎再没有了。
   破势嘲我过几次,后来也不再多说。她仍是如旧时,也似乎另有了喜好,玉藻前那一套理论颇入她耳,言谈间总有提及。恐怕再不多几日,格林德沃的同行者又多一员。
   玉藻前。
   在信中挚友与吾谈及此事。自入学始,吾与那狐狸交结近五年,自三强赛,酒吞童子识他不过一年,但说:“茨木童子,你...

瞎扯淡段子123,掺双豹组。


#如何醒来

埃里克将眼睛撑开一条缝,仍有连绵的困意。
“别动,我奉劝你。”不怎么熟悉的声音响起,他分辨了一会儿,是那位小公主,她的语气懒洋洋的,但埃里克彻底打开视野,正前就杵着如临大敌般的手炮。
“OK.”他简短道,“我能坐起来吗?或者站起来。”
“你可以,但我猜你不会想站立的。”
鉴于他正赤身裸体。
于是埃里克缓慢地在医疗床,或者实验台上坐起来,面前顶着威慑性的手炮——看起来还不轻,身上只盖了一条薄毛巾,堪堪遮住下体。
如果这是什么羞耻战术,埃里克想,那还真是可笑又失败。
“我哥很快就到,”苏睿说,她睨着他:“顺便我帮你治好了凹凸不平的皮肤,不用谢。”
“相反,”埃里克在感受到光滑皮肤的下一...

我关注的人

© Vi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