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rd.

Love,love,love.

[骸云]你看鳝鱼丝理你吗


2017年全国卷Ⅰ

全文字数:902

——————

 

  一声轻巧的嘀嘟,骸收起他第三颗肾揣进衣兜,手拎着一碗鳝鱼丝面慢悠悠往回走。中国总是人多声繁,晚上嗨去凌晨,大清早就能闹得耳朵疼,骸觉得挺好,云雀觉得很不爽。

  所以他出来买早餐。

  原话是:“你走哪儿都能和当地地痞流氓完美搭调,你去。”

  听听,这叫什么话。且不提买早餐这事儿究竟能和地痞流氓扯上个什么逻辑——便宜一两块钱?骸牙有点酸,也许是刚刚吃面时倒多了醋,他想自己越发健忘了,以至于不太能想起来之前听话地,游魂似的从那破酒店里溜达出来买早餐时是个什么念头,也许本来就什么都没想。但是现在他觉得不对啊,搞啥哦,你云雀恭弥大爷似地还能瘫床上散那点起床气,我就得吭哧吭哧跑一个来回给你带碗热气腾腾的鳝鱼丝面,自己也变得热气腾腾。这事儿可不就是肉包子打狗,钱和智商一起丢。

  热哦,热哦。

  十分钟的路生生磨蹭出近半个小时,骸踢着嫩粉色的塑料拖,从酒店里直接穿出来忘了换的那双。他的马尾本来是高高翘着扎的,现在莫名的松垮下去,发丝贴到颈侧时骸不耐地晃了晃脑袋,偏头看到路那边的公园里有大妈和小妞们在大清早浓密的二氧化碳中整齐一致地蹦跶,称作是广场舞,还有老头儿们舒缓地打太极拳,一派高人模样。

  骸就停下步子,他稍微有点乐,看着一个小老头蓄的胡子在细风中飘啊飘的,别有一番韵味。他忽然想起还没见过云雀长胡子,连胡茬都是寥寥,骸自己不一样,拜隔三岔五的懒散所赐,他现在手摸上下巴,就能碰到一层松疏卷曲的毛绒,看起来老个五岁又更不正经,背着书包的小女生碰见都要绕道走。

  回去刮了吧。脑补过一阵满脸胡子的云雀恭弥之后骸心情很好,他忽然大发善心地想,光辉形象不说,不能挡女孩子走路呀。

  骸又呲了呲牙,念着嘴里那股酸味儿,一再觉得鳝鱼丝真他妈好吃。

  等拖拖沓沓回到酒店,就看见云雀恭弥早收拾得衣冠革履,在空调房里凉飕飕地丢过来一个眼神,也不知道比起房里的冷气来哪个更冰一些。

  “有没有外卖费的?”骸问。

  云雀去拆那个搁在桌上的简陋塑料袋,随手拿起他比骸高一个数字的那个肾往人脑门前一杵。

  妈嗳,正对枪口都能面不改色的六道先生瞅着那黑黝黝的摄像头僵住了。

  他挺无辜地眨了眨眼。

  “扫不出钱,不付了。”云雀对着二维码扫描框里细汗涔涔的脑门儿弯了弯嘴角,收回手笑出莫名其妙的志得意满。

  也罢,云雀恭弥总是志得意满的。

  “这是什么?”云雀掰开一次性木头筷子,支楞着几根毛毛刺,挑起两三根泡得软烂的面条。

  “鳝鱼丝面啊,挺好吃的。”

  “鳝鱼丝?”

  “我挑出来吃光了。”骸诚恳地说。

热度(21)

© Vi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