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rd.

Love,love,love.

[安嘉]三,二,一,啾。

最终我决定只记录一些事情的开始。

———— 


 最初远远看见那个被誉为神的人,是一道金色的闪光从残垣上游弋开去,拥有纯粹的、力量性的美丽,可称为慑入灵魂的动人。

  ——非常典型。

  几乎是第一眼,安迷修立刻将那道光芒与圣空星系划上等号。凹凸大赛之前他在各个星域之间流浪漂泊,圣王星系素来强大,更以狂妄和傲慢之名四野遍闻,安迷修听得耳可生茧。遑论近年来那消息如孤弦震颤余音难绝,漫过了多少空间,萦萦绕绕,注定要惊起无数喧声。

  疯子们意欲造“神”,并更高傲地宣告了成功。

  神之名为,嘉德罗斯。

  第一名为,嘉德罗斯。

  对于能切实地目击到这位人间神明,安迷修实质上并不比对初次获得的原力武器兴致更多,但也不妨碍他从心里涌出一股莫可说的欢悦感来。就过于孤独的人而言,哪怕只是久闻盛名,四舍五入也快要相当于他乡遇故知。

  但到底是没什么关联,无非令初来乍到的骑士先生对于凹凸大赛的陌生感稍稍减淡一点,于是他关掉排名榜,掂着双剑的重量走远了。

 

  等到发现这神明也不过一个十多岁的小鬼模样,就得是第二次遇见。

  其时安迷修也不过终于进入了积分前百名,正散掉小臂的绷带,呲着牙要去缠裹自己被割伤的侧腰。他就靠在刚杀死的巨兽尸体上,甜腥血气熏人,遥上空有红影一掠。

  “嘉德罗斯老大——!”

  声音明晰地扩散开来了,他身边忽而多了一个人的气息。安迷修稍侧过身去,就看见一个孩子恼怒不忿的神情,还是个可爱的包子脸。

  有些幻灭。

  抛弃了脑海中对于神明高大英武的想象,安迷修才依着对于旧闻的回忆后知后觉的想:噢,他才出厂九年呢。

  ……那更奇怪了,吃激素长大的吗。

  尚还胡思乱想,安迷修看见嘉德罗斯不耐地转过目光来斜他一眼,十分明显的,近于俯视虫豕的傲慢目光。

  “看什么?”这种目光确实是足够让人不愉快的,但安迷修只是眨了眨眼,“我脸上有什么吗?”

  对于一个小孩子模样的家伙,实在有点儿难以生气。

  “渣渣。”嘉德罗斯确切地说。

  安迷修没说话。

  实质上从那句问询脱口他就有点儿后悔了,明知道不会有什么好言语,又为什么去问?而且事情是有点奇怪的,他出口的第一句没有去说:“嗨,你需要什么帮助吗?”这类的话。

  于是结果也很反常,嘉德罗斯那句评价冒出口时安迷修没说话,他只是依着内心的冲动伸出手——捏了捏那包子脸。

  假使这第二次的见面也需要什么句子来结个尾,安迷修发自内心地感激自己逃跑速度很快。

 

  所以骑士先生也说不大清楚,他是怎么冒着生命垂危的风险,在第三次相会到来时,神态自若地上前打了个招呼。

  “好久不见,嘉德罗斯。”他堪称爽朗的说。

  其时安迷修的排名已入前十位,于是换得嘉德罗斯平视的一眼,他神色稍有些认真,漫上一层忆起旧事的薄怒又消隐下去。“你倒是进步很快嘛,”嘉德罗斯张了张口音尚未发,仍然存着一些不屑的目光,但最终将称呼改做:“安迷修。”

  “修行本应少有懈怠。”索性将这话语当作一种赞扬接收,安迷修忽而觉得心情愉快,他看见了嘉德罗斯生动的表情,于是眼中两汪翡翠湖泊愈烁开明亮的鲜色,变得有点儿不知所言。

  “你想吃烧烤吗?”他没头没脑地问。

  非常突兀。后来安迷修后知后觉地想到这个,大概是和有时候一腔热血上头就去对可爱的小姐们发表骑士宣言一类的令人茫然。在某些方面年轻的骑士确实过于至情至性,他自己也终于反应过来一些不对头。

  “……我知道有个地方适合烧烤。”生硬的补充。

  嘉德罗斯可以说是困惑地盯着他,犹疑了一秒钟。

  “好啊。”

热度(59)

© Vi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