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rd

Love,love,love.

[周棋洛x你]一颗蜂蜜糖

第二人称。纯糖。

卡于第五章,不管以后。

 

  诚实地说吧,你一直知道自己是不擅于拒绝的,很少对别人说“不”。

  就像偶尔街头漫步的时候遭遇那些求助,分明没什么心思,却在旁人几句祈求之后轻易地提供协助,那么轻易——回头想想时你自己都会感到奇妙,那些普通的,示弱的话语就真的那么有魔力吗?你就真的无法拒绝任何祈求?

  这困扰了你很长一段时间,它带来的回报总是过于微薄,负面又居多。直到后来你学会了收敛自己似乎天生就过多的善意,好让它变得——看起来不那么廉价。你将它们压回心底,婉拒许多无关紧要的请求,让那些人自己去救自己。终于,少了许多人对你呼来喝去,常常指使,习惯成傲慢。

  于是你极少,极少地乐于助人了,几乎要忘了自己是不擅于拒绝的。直到后来,现在,你遇到一个没法拒绝的家伙,那可是客观意义上的没法拒绝。

  “这么多人都喜欢你,你是不是有什么超能力?”某次闲谈你调侃着问他,而对方的回答意外认真,哪怕嘴里叼着薯片,也神态庄严:“超级英雄当然要有超能力?我的超能力就是所有人都喜欢我!”

  那个大男孩自信得神采飞扬,满眼的笑色里有一种让人信服的,暖呼呼的力量。

  你确实相信了那么一瞬,然后噗嗤地笑,把他袋子里的最后几片薯片统统抢走,一片不留。紧接着又是可以预见的,这位幼稚偶像咋咋呼呼闹出的喧嚣。

  直到后来,你又看见他在暂停的时间里动作流畅地无措,茫茫然四顾。

  哎呀,原来那句话说不定是真的。你在那片凝固里颇感意外地回忆,思索,古怪地想要微笑,莫名其妙地抹去了“说不定”,认认真真相信了那句话。

  ——你决定再也不拒绝他了。

  似乎从逻辑上完美无缺:所有人都会喜欢周棋洛,全世界都想拥抱这团可爱的金色,当然也包括你,又会有谁能拒绝喜欢的人?

  他的要求往往也很无足轻重,简简单单:陪我去那条蓝莓果酱可丽饼的咖啡厅吧?一起去试试那家薄糖霜甜甜圈的蛋糕坊?鸡肉三明治便利店?焦糖玛奇朵水族馆?爆米花电影院?手作饭团游乐园?

  你甚至在日记本里写:享受美食的时光是让人晕晕乎乎的,像浸泡在大大的橡木桶装蜂蜜里面喝醉了晒太阳。

  “我喜欢你啊。”

  “我好喜欢你呀,薯片小姐!”

  “最喜欢你了。”

  蜂蜜怎么会喝醉呢?可是临到他向你告白时,你还在一阵醒不来的醺醺然里,几近迷茫地思考自己在日记本上奇怪的形容。

  “我想只作你一个人的超级英雄。”

  “我能有幸成为你的恋人吗?”

  “薯片小姐?——?”他重复一遍那个不掩吃货本性的昵称,又呼唤你的名字,你回过神来,看见他那么近的眼里,透着明亮的忐忑和期冀。

  奇怪。

  “为什么要不安?”你过于诧异地问,“你的超能力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你吗?”

  他的目光立刻受伤地闪烁了一下。

  “超能力者的力量不都是互相豁免嘛……”他低低地说,你分不清那种语气是庆幸还是失落。

  ——原来,原来如此。你只是立刻这么想,豁然开朗似的,像被击破了一层蒙着霜雾的纱帘,极其细微的碎音,但让你过于迅速地从一个梦里醒来了:我不是该知道这个吗?就在当时那块凝固的时间里,那么明显,谁会看不出来?为什么我一直看不出来?

  但现在一切都明了了,这个暖洋洋的大男孩只要伸出手那么一碰,一直裹着你的那层透明泡泡就被热力入侵,噗地破掉了,他将你解放到一个更开阔的,阳光灿烂的世界里。转瞬之间,你就比任何人都要聪明了,那些令人久久迷惑的问题再也无法构成一星半点的困扰。

  “哪有人能拒绝喜欢的人呢?”你晕晕乎乎又轻飘飘地念,在他的唇上碰去一个醉醺醺的吻。

  能让人变醉的,也不止是酒嘛。

 

热度(27)

© Vi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