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rd

Love,love,love.

瞎扯淡段子123,掺双豹组。


#如何醒来

埃里克将眼睛撑开一条缝,仍有连绵的困意。
“别动,我奉劝你。”不怎么熟悉的声音响起,他分辨了一会儿,是那位小公主,她的语气懒洋洋的,但埃里克彻底打开视野,正前就杵着如临大敌般的手炮。
“OK.”他简短道,“我能坐起来吗?或者站起来。”
“你可以,但我猜你不会想站立的。”
鉴于他正赤身裸体。
于是埃里克缓慢地在医疗床,或者实验台上坐起来,面前顶着威慑性的手炮——看起来还不轻,身上只盖了一条薄毛巾,堪堪遮住下体。
如果这是什么羞耻战术,埃里克想,那还真是可笑又失败。
“我哥很快就到,”苏睿说,她睨着他:“顺便我帮你治好了凹凸不平的皮肤,不用谢。”
“相反,”埃里克在感受到光滑皮肤的下一秒立即道:“我憎恨你,而且多此一举。”
“相同。”她于是近于愉悦地,“那真的很影响接触类仪器,摸上去也足够奇怪,真的有人会和你做爱吗?”
特查拉是踏着这尖刻疑问的尾音进门的,“苏睿!”他极不赞同地叫喊。
“数以百计。”埃里克反问:“你要来吗?”
“我不是为了让你和我妹妹调情才醒来的,尼贾卡达。”特查拉拧着眉头出声。
“当然,只为你的自私。”埃里克嗤笑,黑豹的到来使他困意尽散,猛然自床上跳起,他逼近他,全不顾边上手炮已经抵住头侧,神色凶狠地质问:“你是否也要对我说,不用谢?”
“……我很抱歉。”特查拉阖眼一瞬,面目显出一个稍痛苦的神色:“我只是…不能。”
国王深褐色的双眼里烁着明亮沉重的光。
“你这个懦夫,自私者。”埃里克眯眼,舔过上唇又露出獠牙,他怒意愈炽烈地欺近,几欲去撕咬特查拉的咽喉:“无用的慈悲心——”
“我就说,”苏睿冷冷的语气打断了这一言行,兼着直接拿手炮撞埃里克脑袋的动作:“就算地球真的毁灭你都不该让这人醒来,哥哥。”
“地球毁灭?”埃里克移开注意。
“外星人入侵,”小公主再道,“这些年还少吗?”
她的口气很随意,又十分严肃。
“我猜想在这时候醒来,会令你少一些不满。”特查拉低声道,将手里拿的衣物递予他:“作为一名战士?”
埃里克接过了,将昂贵的衣料在手心攥出深刻的皱褶,油然而生极大的荒谬感。
“——真是天大的笑话。”他哑着嗓子试图压抑情绪,为此几乎要颤抖不止:“瓦坎达没人了吗?”
“就快要没人了。”国王对他如此说。

#前女友?

“可你们表现得似乎正热恋。”再一次目睹堂兄与那位女战士的互动后,埃里克扬着眉头置评。
战斗之余,他不介意扯点八卦。
“即使如此她还是甩了你。”
尤其是让特查拉窘迫的,那就更有意思了。
“我……”
“我先前也有个女友。”埃里克打断对方的自辨,歪着脑袋回忆道。
“她如何?”特查拉顺话问。
“倒霉地成为克劳的盾牌。”他随意地曲解了问题,“她对我说抱歉,我说没关系,然后开了枪。”
不出意料,对方的目光变得极不赞同,甚至责难。
“不然我也没法给你们送礼。”埃里克带着谑意问他:“那家伙可够难搞,不抓住机会难道还要我给他买的热狗里下毒吗?”
“尼贾卡达,你不曾爱过那女人。”特查拉说。
“噢。”埃里克停顿一秒:“其实她挺辣的。”他如此评价道。

#pwp

“你也挺辣的。”
一系列作者懒于思索的进展过后,埃里克低俯着跪在国王的床榻之上,啃舐堂兄的胸膛时,忽然想起了这一茬。
特查拉沉默了一会儿,他的手还搁在埃里克的腰脊上抚摸,那里如今光韧得如同丝绸。
“那你曾爱我吗?”
这回大约停顿了一次安全套的时间。
“我可能对于憎恨的感受更为深刻。”埃里克最终答复道。
比黑豹更似野兽的目光仍在国王身上逡巡。

热度(71)

© Vi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