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rd.

Love,love,love.

About:KHR/骸云骸.DS
Tips:校园Paro
>>>
天气晴好,总晒得人像是没骨头。
云雀恭弥趴在桌上十足一只被暖阳抚慰到愉悦的猫,懒懒散散眼睛一闭就要睡着。乍眼看去神色柔软,眉目清浅,几可入画。
这样瞧来兀自过去敲碎了这幅景象的人就有些让人切齿了。
其实六道骸也不想的,可在考试时间还剩小半时就已经这么悠闲的优等生面目实在让倒数第一先生感觉不出什么好来。于是趁着迪诺老师对着土豪版定制手机咧开二哈笑的时候,指甲盖大小的纸团精准投进那团泛开暖光的墨色里,号称“一片花瓣凋落都会惊醒”的人也有不枉此名的起床气,哪怕是浅憩,猛然抬头时纸团翻飞下地颠了几个圈儿,拧头眼刀利得像要剜出六道骸的肉,剁成肉渣再蹍上几脚才解气。
六道骸自然嬉笑以对,食指灵巧的一低,准准指向云雀桌脚边那个纸团。
周身的冷气更重,可云雀到底也没有一脚踩下去那个打扰自己睡觉的作案工具,一弯身轻轻巧巧握在手中再直起身,动作利落得半点也没被刚抬头的监考老师发觉。
云雀恭弥的指甲修剪得圆润整齐,轻易拨开被胡乱团起满身褶皱的纸张,每一个起伏都规整的压平,才翻到爬满了六道骸细瘦卖弄花体字形的正面。
「致云雀恭弥:」
就这几个字占满了大半空白,典型的就算作弊被抓也要拖上自己的恶意。
那么究竟写了些什么呢,要么是干干脆脆的说题目全部不会做要么是一些无聊的废话连篇,后者可能性更多,云雀恭弥目光随意的往下滑。
「试卷仍然像半冷不热的可可奶一样糟糕…」
这种比喻本身才叫糟糕透顶吧。
「加上加百罗涅的笑脸,虽然和犬或许有异曲同工之处,不过现在看来简直比太阳还惹人烦躁。」
云雀抬眼极快的扫了一眼又低下头的迪诺,他只是觉得跳马不直接去隔壁教室找斯贝尔比而在这里不停的短信聊天实在蠢透了而已。
草草的在试卷侧边写上名字,云雀站起身走上讲台,在考试时间还残留半小时的时间里提前交卷,走出教室门,六道骸传来的纸条整整齐齐的折好放在衣兜里。
学校向南一条街的拐角,新开了一家冷饮店,最近的招牌饮品是冰镇鲜榨凤梨汁。

——————

About:KHR/六道骸.云雀恭弥

Tips:保镖Paro

>>>

  云雀恭弥把残存的烟头从嘴里呸出来,脚尖挪过去碾灭了,再抬眼一扫,目标人物和不知哪里走来一个漂亮妞儿言谈正欢,扭曲出一张笑脸实在欠揍。

  这是三天之内第五个妞。云雀恭弥实在拿不准自己现在是乐意用鞋后跟蹍在那张脸上蹭完脚底灰还是更喜欢用前跟猛踹那家伙的下体,也许两者都进行会很不错,奈何这次目标人物处于被保护而不是即将击杀的地位。他颇为后悔,早知道金主这幅德行宁可窝在那件破写字楼里整理几天任务单也不会眼瘸到跑来料理这个任务。

  “千金难买早知道。”如果风在这里大概会这么笑眯眯的用中国谚语婉转的嘲笑自己,可惜这会儿他也不知道和老情人溜到世界的哪个角落里去泡咖啡了,接管那副烂摊子的跳马现在估计也腾不出手来接自己一拐。云雀恭弥想到这层,哪怕和那个写字楼目前距离差了十万八千里,也到底是觉得有些失望。顺便就走向了某个贼眉鼠眼偷窥着目标人物嘴里泛哈喇子的家伙,后颈手刀一切,人倒得默不作声,方口杯里留的那一半威士忌还就着酒吧另一边漫过来的模糊霓虹,光泽风骚的荡。

  再晃过眼去,目标意外的不像前两天和妞儿们交谈得愈发投机交谈到了开龘房,反而坦荡挥挥手放其走人,然后转身甩着小辫子往这边来。

  云雀恭弥稍微皱眉但也没动,自觉自己要是这么简单被发现不如干脆退休回老家养鸟算了。

  然而那人走了过来,在他面前止步,只是后脑翘起的那簇头发不驯的摇,姿态嚣张。

  “Ciao.”声音轻浮的勾在云雀耳际晃来荡去:“一起来一杯,美人儿?”对方异色的眼里光彩鲜亮,艳丽惑人,投射出的意思明明白白是想一杯酒喝上龘床。

  棒极了。云雀袖里的折叠的双拐凉意沁人,只要人没死就不算任务失败,他清醒的想。


—————

没了。

热度(12)

© Vi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