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rd.

Love,love,love.

.掉坑摔残腿;_;
.又厨上一只hentai的爽感
Warning:浓郁的ooc
————
About:纳米核心/夏阻
Tips:校园Paro/运动会.中暑
>>>
“八年二班第一名!”
紧接的欢呼声爆炸一样扩散开,刚从塑胶跑道上下来罗夏腿软到发颤,各种呼哨和叫嚷扭曲堆叠一起挤压他的脑子,推拒女孩递上的毛巾时笑容仍在力道毫不手软。一步一步汗水阶梯式抖落,回到偏僻的荫角一屁股坐下往旁靠,成功挂在罗阻身上,肌肤黏腻汗液继续流,面前画纸上渍开大团颜料,幸灾乐祸的放松,大喘气。
“呼——”他在他耳边吐气,换得充耳不闻。罗夏自觉没趣,低头拎起罗阻的水壶,拧开瓶盖是温热白开水,仰头就灌,咽不下去的顺喉结一起一伏溜进衣服里,划开微凉的线条。不过瘾,索性举高从头淋下,混匀了汗液四溅,湿透自己全身旁边半身。
罗阻也不作声,废掉的纸成团投进一米开外可回收物分类,展开另一张又是洁白崭新,画夹固定,颜料在手继续涂涂抹抹。
“白羽。”湿答答的头发恬不知耻趴上旁人颈窝,罗夏偏了个头就又不甘寂寞的挪。骄阳似火天气贼毒,水汽蒸腾速度可比酒精蒸发,咸味的汗渍,罗夏侧过去伸出舌头刮净舔干,意犹未尽。
罗阻一僵,画笔不颤若无其事,轮廓勾完了再低眼一瞟,一丛乌黑头发的脑袋干了什么都遮得死死,于是放心。
“白羽,我赢了四千米第一。”罗夏叼着人颈窝下那根锁骨磨牙,皮肉咬成红通通的色儿。
“噢。”他漫不经心的回,草稿大致差不多了。
“你肯定跑不了四千米。”罗夏的牙齿顺着骨头刮过去。
“嗯。”
“我赢了。”语气笃定。
“噢。”
“你这么弱老头子为什么就喜欢你。”诡异的哀怨。
罗阻半个字都不想和这个神龘经龘病交流了。
“哦,我一点也不吃醋。”
“白羽。”
“你小子再不吱声我就去找你的情人上龘床。”
完全无法理解这种魔性的威胁方式。
“你是想自龘慰?”罗阻放下笔盯着自己草草了事的画,开始收颜料盒。
“前情人,前前情人,前前前——”罗夏放弃那根锁骨,利落抬头截了自己的词儿顺便把罗阻的话堵回去,把舌头挤进去。
一个乱七八糟的吻,满是被稀释的汗咸味儿。
这下头发似乎挡不了什么用,周围尖呼声又一次爆炸。几许讶异几许鄙夷,罗阻茫然不自知,罗夏被天上贼亮的火球烧干净了脑子,不若管它去死。
接着是画架被谁不慎一脚翻了,正接了阳光亮亮堂堂,照出一个人跑动的轮廓。
哪有那么多前情人?不还是自龘慰。

————
About:纳米核心/夏阻
Tips:女体
罗夏心情复杂的看自己的…妹妹,犹豫半晌把持不住一声口哨。
“真小。”他不得要领的说。
“嗯,比不上你。”罗阻专心致志的给自己胸脯裹绷带,语气陈述。
C和A确实相差甚远,何况是一人坦然女装一人坚持把自己勒回平胸。
“据说绑的太紧会影响发育哦,小子。”
罗阻明明白白给他一个看傻龘逼的眼神,罗夏得意的笑起来——亲爱的弟弟每次情绪波动在他这里都好似一枚枚闪亮勋章,好的或坏的,今天一次足瘾,他心情愉快。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
一觉醒来就世界变性,着实有体验惊悚片的快感。虽然罗夏承认冰绥新变成男人还是可堪一看的,瑞小萝莉也足够亮眼——他惊喜的发现手里那些醉酒照成了自己被埋胸的照片,哦,比较之下小孩儿一览无遗的平板身材,让人心疼。
了解部分状况后他就溜到了联合军,某人的宿舍。罗夏猜得出那儿呆着的多半不是他的那个白羽,不过尚神显然喜欢更有趣点的玩笑:比如一个拿着女性内衣不知道怎么穿的老弟?当然,紧接着他提供了绷带,无偿的,善良的。
“这里不是我们那个世界,需要我帮你系个蝴蝶结么?”
“不用。”罗阻最后凶狠的一勒,利落打了结再套上衬衫,转过身去找他的,噢,她的皮外套。
“也许是平行空间?哈,可我为什么非得和你小子一起倒霉。”罗夏来回走了两步,说实话,胸脯耸动的感觉仍然让他不适。
“而且我完全无法接受老头子和高金都变成辣妞的现状。”
罗阻穿衣服的动作实实在在一僵。
“蓝雀现在倒是很棒…棒极了,换作之前的身体我绝对乐意和他来一龘发。”
“——你会梳头吗。”罗阻叹了口气,在心里,然后转回身正对着人,指了指自己目前身体及腰的头发。
这确实截住了罗夏的话头,相当有效,但他眨了眨眼,带着发现新玩具的兴奋靠过来:“我很乐意帮你这个忙。”
……

“小子,我昨天做了一个很有趣的梦。”
“什么。”
“哪怕白羽你变成女人,仅仅是A的小胸脯埋起来也意外的有弹性。”
“……”
“被扎了麻花辫后那副表情也实在是太~可~爱~了。”
“你的CCup也触感良好。”对面凉凉的传来回话,啪的挂断。
罗夏凝固一会,握着联络器倒回床上,捂住了脸。
——这他妈居然是真的?
——尚神在上我的弟弟居然真的只有A。

热度(14)

© Vi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