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rd.

Love,love,love.

推诿不过三

.我写的段子永远都是随心所欲全无重心剧情漂移。
.而且很无聊。
.不管了,反正我只想他俩待在一块儿。
————
  叶英跳下来时看见王遗风正拎着他的书包,龇牙咧嘴地揉脑袋,瞅见他还一愣,不尴不尬的把那些嘀咕小年轻的话咽回肚里去。
  情况一目了然。
  “抱歉砸到你头。”
  “我正想谁翘课还背这么重的包呢,没料到你居然也翻墙。”
  “我一般……不怎么翻。”叶英认真的承认自己业务不熟,想接回书包,王遗风一换手他接了个空,于是也不打算再拿,只动了动眉毛:“你站在这儿是打算干什么?”
  “和你一样,”王遗风扬手指了指墙,顺便把叶英的包斜背上肩,夸张的歪了歪身子笑两笑,“过去找你呗。”
  “放着正门不走?”
  “嗳,门卫老头儿不待见我得很,高考才结束没个几天就不准我进门了。”
  “该。”叶英显然很了解原因,于是评价也不留情。
  王遗风摸了摸自个鼻子尖,难得有些后悔起以前仗着艺术生身份大摇大摆出校门的狂妄,却没想报应是等到毕业了才来。“我上次翻墙还是初中呢,你又翘课干什么?”
  “叶凡。”叶英的嘴几乎抿成平直一条线,“他前阵子找到幼稚园时喂他糖球的那小姑娘,唐家的。两人不在一个初中,两家都不怎么愿意让他们转学,他今儿就带着那小姑娘一起转了学,还是个寄宿学校。……不过这会儿哪个学校都没找到人。”
  “这小子倒是能闹腾——咳,都学会先斩后奏了,该打。”
  听出王遗风话里大有一股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意味,叶英瞪他一眼,也不在意人匆匆忙忙改口,抬脚就打算走:“你又来找我干什么?”
  “和你一样。”王遗风没动,待叶英停了步子转头看他,才耸肩掏出手机晃了晃:“他说自己和小女友都离家出走了,要我帮他找可以租的房子。”
  “和女孩同居?——他才初二。”叶英扯了扯唇角,几乎气乐。
  “所以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王遗风强忍笑意一本正经:“然后就来找你。他还说有些零碎东西忘在原来的学校忘了拿,怕被揍不敢去取也不敢立马去新学校,和那唐家姑娘暂时到我租的房子里躲着了,还要我帮忙取东西。”
  “他在你家你不知道?”叶英很是怀疑。
  “他有钥匙啊。”王遗风索性解锁了手机给他看短消息,“你知道高考完了没几天,我最近一直待在康雪烛家里,昨天还和他通宵打星际,最高记录四把连胜,然后他去mc堆了小半夜的女朋友雕塑。”
  “你们真无聊。”叶英瞅着消息记录确认了自家五弟目前没啥大事,敷衍不失中肯的评价。
  “和我一起去叶凡原来学校?”王遗风收了手机问。
  “唔。”叶英抬眼看墙,跃跃欲试想翻回去。
  “或者你回去和老师解释一下自己的书包作业都长脚逃逸了。”王遗风拍了拍自己背着的包。
  “……我和你去。”
  那学校原本是不算多近也不算太远,但等到两人上了出租车十来分钟后恰逢堵车,这就没办法了。一动不动了半分钟,看看前面一条长龙,两人扭头对视半晌一同开口:
  “下车走着去?也不远了。”叶英说。
  “联机下黑白棋怎么样?”王遗风问。
  “……我还是写作业吧。”
  “算了走着去吧,”王遗风付完车钱推开门把他拉下车,“你这么好学我会误以为你是谢渊的同胞兄弟。”
  叶英摇了摇头:“叶家和谢渊没有亲戚关系,但他成绩确实比我好。”
  “你才高二。”
  “他高二的成绩也比我好。”
  “你这么关心他??”
  “在校级优秀学生的公告板上,谁都看得见。”
  王遗风沉默了。
  走了五六分钟后看到叶凡学校校门,王遗风停下步子扭头看着叶英,一脸深思熟虑了半天的茫然:“优秀学生的公告板在哪?”
  “……就是你们艺术生每年贴画作的地方啊?”叶英也很茫然。
  “康雪烛才是美术生,但是我去看他的画时也没见到过?”
  “画就盖在那上面。”
  “……啊。”
  两人走进学校门,这儿的门卫大叔倒是和王遗风意外熟络,那热乎劲儿连带着叶英看王遗风的眼神都变得有些诡异,憋了半天没忍住问他:“你对那门卫做了什么?”
  “嗯?”王遗风拿着门卫给的一捧奶糖疑惑了半秒,递过去一小半:“你要吃糖?”
  “我是说,”叶英也不和他客气,接过来捻着一颗剥起糖纸,“那门卫瞅着你的眼神都冒光了,像是在看什么宝贝。”
  “这个啊,那个大叔是个热爱古典音乐的文艺青年,我师父的脑残粉。”王遗风含着糖吮了两口,语气有些含糊:“我撕了个检讨书上师父的签名给他,就把我当亲儿子疼了。”
  严老师要是知道自己的签名被拿来这么用,一定很难过。叶英心里想。
  不对,签名在检讨书上就已经够难过了吧。叶英心里又想。
  叶英想不通了,于是他说:“严老师养你这么多年,一定很难过。”
  “……啊?”
  “没什么,到五弟的教室了。”
  “喔,”王遗风踮脚越过窗上毛玻璃的贴纸往里一看,空空荡荡的,“没人?”
  再向前走了四五步叶英直接推开虚掩的门进去:“大概是体育课,正好。”
  王遗风也走进去,不像是叶英就站在门口了,轻车熟路就绕开座椅往里走,也不免嘴里嘟囔:“倒二靠窗主角座,这小子可好啊,我都没这份运气。”
  “你一般坐哪?”叶英跟过去顺口问他。
  “倒数第一排,后门旁边。”
  “噢。”静了几秒叶英用平平无奇的腔调感叹一声,毕竟两个位置都没坐过,他不知道怎么评价。
  王遗风也不在意,叶凡的桌上不算乱,但东西却多得很:“课本作业笔记,小说漫画杂志……唷,这本我都还没看过。”
  “先收好东西,”叶英把他手里的漫画抽走扔一边,“桌腿旁边还有两个箱子呢。”
  “不应该?初中可没这么多书才对。”王遗风看着桌上一大摞东西挑了挑眉,搬起两个收纳箱揭开盖:“——哟。”
  “一箱零食?”叶英皱眉。
  “拿着等会儿吃吧。”王遗风挺乐,把另一个盖儿彻底揭开:“这儿还有一箱情书呢。”
  叶英看着占了大半箱的浅粉信封,感觉很是有些不可思议:“五弟他…这么有魅力?”
  箱子不大,但信封通常也很薄,总体来说数目还是很可观的。
  “我想大概不是。”王遗风手快已经拆了一封,看一看信纸抬头,叶英斥他私拆别人信件的话还没出口,就被王遗风紧跟着一句戏谑噎住了:“这封信就是给你的。”
  叶英愣愣的接信,读完了一个初一小姑娘在家长会上对同学哥哥的一见钟情,没错字,就是的地得用得不太对。
  等他回神,王遗风已经又拆了一小堆信,一本正经地念:“给叶凡的,莫雨,穆玄英…给你的,给叶炜……呃,这个唐无乐是谁?看日期还挺近的。”
  “似乎是唐小婉的哥哥,唐小婉就是那唐家小女孩。”叶英抿嘴,显然不太高兴:“别再拆了。你常说的…莫雨不是应该还读小学?”
  “之前他那小伙伴穆玄英跳级了,他还留在小学干嘛,也跟着跳呗。正好和叶凡一个学校,在初一。”
  把手里信封放下,王遗风叹气,“明明我才最常来看这小子,怎么就没我一份呢。”
  “五弟一向很喜欢你,也喜欢和人讲你的事。”叶英把信纸和信封都叠好放回箱子里,“大概把女孩都吓跑了。”
  “我很吓人?”王遗风帮着整理,有些尴尬。
  “叶凡初二学会带小女孩私奔,你初一就已经一怒冲冠为红颜了。”叶英提醒他:“萧沙现在还在努力练习单手弹——那什么来着?”
  “……喔,我都忘了他还有一只手呢。”王遗风表情一僵,努力想压下去忽然冒出的那点阴鸷神色,不太成功:“那会儿我智商再高点就该知道直接捅心脏的。”
  叶英摇了摇头,完全不打算赞成这个奇思妙想:“我听人说,你砍了他半只胳膊的时候就已经够像个疯子了。”
  “他把小月毒哑了,他活该。”王遗风说,“你要是问康雪烛,他会说我那时候充满活力和激情,很有雕塑的价值和美感。”
  叶英沉吟了一会儿,“你是想说你对文小月是真爱,还是说康雪烛对你是真爱?”
  “都不是。”王遗风赶紧否认。心说前面还好,后面那说法简直不敢想,下意识这么琢磨着倒是又有点愣。
  其实王遗风是想过的,他那时候那么喜欢文小月的声音,像是全世界就只有那个声音,像航海者听到海妖,一切都没有了,连海妖本身都消失,只留下海妖的声音。他当然想过和那个声音一起,直到年岁耄耋,直到呼吸停止。他当然也可以连带着去喜欢文小月。
  萧沙不是毒哑了王遗风爱的人,而是利落的杀死了他的执迷。所以文小月痛苦地从喉咙里咯出血来的时候,连一点嘶声都发不出的时候,他是被一半怒火和一半愧疚逼疯的。
  那会儿他还没遇到这人呢。王遗风扭头看叶英,叶英也看着他,扬起眉:“反正你的事迹似乎让不少女生打消了告白的念头,她们都觉得你至今还痴痴的念着文小月。我认识你没几天的时候,”他咧了咧嘴,“她们就向我询问你每天如何以泪洗面苦思不知所踪的恋人。”
  王遗风扯扯嘴角,感觉自己胡思乱想出的一点气氛全没了,于是说:“等我去上大学,没人知道这回事了,肯定得有不少人给我告白。”他忽然觉得这话似乎和某个思绪接着了,又依着这句话十分顺口的说下去,“到时候我拿你去打消她们的念头行么?”
  “——啊?”叶英反应很慢的说。
  “我就和她们说,我喜欢你。”王遗风接得特别顺溜,目光灼灼。
  “我是男的。”
  “这年头,同性恋看起来更符合市场需求么。”这话听起来轻描淡写。
  应该没有怂得冒出颤音。王遗风想。
  如果他推荐我去找康雪烛谈这个业务我就说是在开玩笑。王遗风又想。
  王遗风还打算继续想,但是叶英已经开口了:
  “好啊。”
  王遗风不想了,他有些愣。
  “推诿不过三么。”叶英十分平淡的说。
  “……喔。”
  王遗风想了半天,觉得自己想不出这个说法到底是哪儿来的。他正想问,话又被巨大的下课铃声敲碎了,于是闭嘴,把话在心里粘回来。
  我就和她们说——我喜欢你。
 

热度(27)

© Vi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