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rd.

Love,love,love.

[嘉瑞]嘉德罗斯第一次告白时,被拒绝了

  “——格瑞!”

  又来了,又来了。

  从老远就听得到声音,附着冰谷的寒风一起呼啸进耳里,分不清哪个更狂烈一些。格瑞轻嘁一声,低眼去数白地上皲裂的纹路,干脆地停下步子等那家伙追上。

  反正也没法躲。

  说来比较可笑,金加入凹凸大赛,为此惹上最大麻烦的人却是格瑞。

  预赛结束前击碎烈斩的那一战就引发了后续一连串的糟糕事件,预赛过后也不见好。从那一次的冲动迎战后,嘉德罗斯显然已经了解到金对于格瑞的重要性,继而将其当作了威胁格瑞的有效把柄。虽然觉得无法理解,不可思议,也不妨碍嘉德罗斯一而再再而三地,以此迫使格瑞与自己对战。

  “你不和我打,我就去碾死那个渣渣。”

  这样轻描淡写的话,就此成为刀客无法挣脱的桎梏。格瑞很清楚,金已经一步步地成长了起来,他进化地足够快,甚至在这大赛中也可以被称为强者了,但仍然无法承受来自No.1直接的生命威胁。

  格瑞无从判断嘉德罗斯的行为轨迹。在金加入大赛以前,嘉德罗斯就已经追了他许久,但也直到那次才算是首次竭力的对战,他了解嘉德罗斯不多,无视弱小,但足够傲慢也足够任性,格瑞不可能以自己发小的性命去赌对方话语的虚实,一次也不行。

  于是每求必应,嘉德罗斯肆无忌惮地,将金彻彻底底变为了格瑞的“软肋”。

  起先,自大罗通天棍被损伤后,他至少稍有克制,不会每战都到武器损毁的程度。而仅仅是三五天后,烈斩上又渐渐覆上了裂痕。

  这是怒火。

  从嘉德罗斯的眼里,格瑞读到这样的讯息。

  ……老实说,完全无法理解。

  本来就已经够烦人了,近日行为也算得上恶劣至极,结果还更加任性,完全让人不明所以地生起气来。甚至格瑞自己都还没来得及感到恼火,就又遭受了嘉德罗斯怒气的灼烧。

  幼稚到了令人觉得好笑的地步。

 

  “烈斩还没修好。”表情照例冷淡,格瑞挥动手里武器,上面还漫布有细密裂纹。

  昨天他们才打过一场。

  “我又不是来和你打架的。”嘉德罗斯停步在他身旁,带起一阵细小的风,看到格瑞过于明显的讶异神色后,稍微一停,又有些气恼地补上话:“今天不是。”

  格瑞稍微扬了扬眉。

  “要作我的王妃吗?格瑞。”

  “什……”

  “我喜欢你。”嘉德罗斯目光灼灼。

  忽如其来的告白。

  完全没反应过来,格瑞直接噎住了,木愣愣看着嘉德罗斯莫名开始了自说自话。

  “虽然王后的选择按照那堆老头子的程序来说,应该是我正式继承王位之后才开始,但是如果你现在就想也不是不——”

  “停,嘉德罗斯。”情急之下格瑞干脆伸手把他的嘴摁住,没来由的掉下几滴冷汗:“你的大赛资料没错吧,你现在应该是九岁?”

  被堵住嘴显然有点让人恼火,嘉德罗斯瞪了格瑞一会儿,“没错啊。”

  “九岁应该没有性功能吧?”格瑞思绪恍恍,仍然停留在极大的震撼之中,想到一茬脱口就问。

  “……”

  “……”

  “对,没有。”在格瑞流露出悔意之前,嘉德罗斯晃晃脑袋离开那手,表情稍微有点复杂地扭曲一下,干脆利落地回答。

  场面一时很尴尬,平日里让格瑞心喜的寂静忽然变得不那么美妙,但嘉德罗斯仍然目光灼灼。

  说实话,过于炽烈烫人了。

  “不。”

  “当然绝对不是由于我之前问过的原因,”格瑞发誓他此生第一次如此急切地解释一件事,决不希望对方流露任何意味深长的目光:“但是,不。”

  他的目光径直撞入对方眼里,耳根不明所以地有点发烫,但几个瞬息之后忽而又找回了自己的冷静和节奏。

  “你压根就不喜欢我。”格瑞谨慎地,确切地论断。

  嘉德罗斯似乎非常简单,简单到格瑞一眼就能看透,又至始至终无法理解。但至少此刻,这双亮金色的眼里,实在一丝一毫关于喜爱的情绪都无法找到。

  “所以我也不喜欢你。”





  年仅九岁的嘉德罗斯,对自己最喜爱的玩具表达爱意时,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年方十七的格瑞,无缘无故被九岁小傻子求了婚,内心极为震惊。


热度(156)

© Vi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