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rd.

Love,love,love.

HP AU.关于分院

————
1.
“除去今年的一年级新生,霍格沃茨还有一些人需要欢迎,相对的,你们也会发现有一些熟悉面孔在这一学年将不会出现。”
“但我想各位都知道这是为了什么。”隔着半月的镜片,邓布利多湛蓝的眼里掠过几缕快活的光:“巫师界学校间的师生交流计划,每所魔法学校将会拥有一位教授和十一位学生的交流名额——因为这个,我还得重归旧业,再当一阵子格兰芬多的院长了。”
“麦格教授将在这一年中去往中国执教,变形术课程会由法国交换来的教授继职。当然,也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同样会经过分院后,与我们共度这一学年。”
实际上并没有多惊奇,关于学校交流的消息已经在暑假的预言家日报上大书特书过不少日子了。但是难以避免的,校长兼任院长的事还是在格兰芬多的长桌上惹起了一阵喧声。
新上任的格兰芬多级长格瑞,莫名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点。
这种感觉在他看到新生群里二傻子似地对他猛挥手的发小时,更为强烈了起来。

2.
初来英国的原布斯巴顿变形课教授以令人匪夷所思的高效率赢得了现任霍格沃茨校长的好感,他只用了一句话。
“邓布利多先生,您的袍子非常美。”丹尼尔极为真诚地说。

3.
一年级的新生分院结束后,率先被喊到的交换生,紫堂幻急匆匆地跑到凳子边,戴上那个瞧着灰扑扑的帽子时——说真的,他挺想先给它来一个“清理一新”。
“其实我很干净!”于是帽子先生的第一句台词就成了不服气的自辩:“只是看上去破烂了一点儿!你还想要求一顶快有一千多岁的老巫师帽怎样光鲜笔挺?”
这立马吓得戴上它的人害怕地缩了缩脖子:“——对不起!我很抱歉…我就是那么想了一下,没打算真的实行……”
“那就勉勉强强原谅你了。”分院帽这才开始心满意足地观察他的思想:“有不小的图谋,不错,小子。智慧对你也相当钟情,拉文克劳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嗯?你想去格兰芬多?”
“啊…?我也——不太清楚。”紫堂幻小小声地说,有一点心虚,近乎是嗫嚅着。
紫堂幻觉得自己脑子里混混沌沌的,临到这要分院的当口,也还大部分都是乱糟糟一片,自己都搞不清想去哪儿呢,直到帽子忽然这么告诉他:格兰芬多,格兰芬多……?
他抬头,兼着有些费劲地托起帽子边,再看向那个神情快乐的美国男孩儿,正认真地注视着自己的——金。
那模样真的有点傻,但是相当迅疾地,不知道为什么,金的情绪轻而易举地感染了他。就像在来霍格沃茨的列车上,他们莫名其妙又无比自然地成了朋友。
“我必须要说,拉文克劳会更适合,但我也从你身上找到了潜藏的勇气,格兰芬多会接纳你的,只要你想——”帽子还在喋喋不休。
“格—兰—芬—多——”金做着再明显不过的口型,就像在他耳边说话。

4.
“孩子,你相当地平衡,实在让我难以抉择。”帽子轻声细语地在他耳畔低喃,“非常动人的灵魂…也有相当温暖的气息,我上次看到与这类似的至少是在半个世纪之前了。你从未缺少勇敢,也不乏一定的野心,忠诚和坚韧是良好的品质,对于智慧的渴求在这些掩盖下却显得不那么鲜明——拉文克劳可能不如其它三位欢迎你,但毫无疑问,去往任何一方你都将有所成就。你确定吗?”
“这是个难题,现在我不太确定了。”安迷修在脑海里无奈地自语。他头上戴着分院帽,但目光安静地投往已经去到拉文克劳一桌,来自同一国度的女孩,白柠檬的清新味道从鼻翼间飘远。
帽子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可能她确实不太欢迎我。”
“赫奇帕奇!”

5.
“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
有些令人哗然,客观来讲这也很值得意外,连邓布利多都有些讶异地眨了眨眼。
“似乎德姆斯特朗发生了一些有趣的小变化?”紧接着他声气轻快地自语。

6.
“……拉文克劳,或者四分五裂!”雷狮相当恼怒。
“哈?哈!我可不会怕这个,就算你用上魔鬼厉火也一样!古往今来,威胁我的坏家伙们可不少,没有一个得偿所愿!一顶帽子就该有它的原则——把你们送到该去的地方去。”分院帽尖细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得意洋洋聒噪着:“格兰芬多或者斯莱特林,小子,你只能在它们之中选择一个,别想其它!”
雷狮怒火中烧又格外憋屈,他只能在佩利和帕洛斯之间艰难抉择:
“——斯莱特林!”帽子高亢地叫喊。
好歹比较安静。
已经端坐在拉文克劳的席位上的卡米尔耸了耸肩,掩饰住心里一丢丢的失落。在两所魔法学校里,他都没能有幸和哥哥分到同一个学院。

7.
“格兰芬多!”分院帽高声叫道,尽管它才刚靠上金的头发梢。
“格瑞!紫堂!”金立刻雀跃地丢开帽子找他的小伙伴去了,分院帽艰难地挂在凳子边上摇摇欲掉。
妈的格兰芬多。

热度(43)

© Vi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