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rd.

Love,love,love.

[安雷]一个多半不会继续的脑洞

姑且这么一存。

———
来自伊法魔尼和布斯巴顿的某两位巫师又相遇了,在一只澳洲蛋白眼面前。
那时安迷修正施出一个飞鸟群群,年岁不长的雌龙很喜欢这些喧哗的白鸟,这意外的很能安抚她。
近一个月来安迷修第一次如此接近这头野生的小龙。
雷狮极为突兀地闯了进来,以一个不怎么成功的,显形地点出了差错的幻影移形落在近处。他身上挂着浓重的血气,一瞬间令稍显温顺的龙暴躁起来。
刚从一场令人筋疲力竭的追杀中逃离,雷狮心弦紧绷得快要勒断,来到这儿后蓦生的更强烈的危机感让他条件反射地举起还未放下的魔杖。
“——钻心剜骨!”
安迷修几乎是下意识地挡在了龙的面前。
在雷狮终于看清他旧情人的脸时,黑巫师腕上缠绕的死圣手链也飞进了即将要被不可饶恕咒击中的,安迷修的视野中。
这是1943年。

热度(14)

© Vi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