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rd

Love,love,love.

[茨酒/全国卷一]酒瘾

零分作文表演,聪明人才能看懂题和内容的关联。
————

   这人类女子已与茨木童子记忆中那副姣好面貌截然不同,昔日风华被时间褪去许多颜色,但仍留存一些,足够她笑时从眼弯绵延出几缕莫可言说的动人。
   “您应诺而来,那坛酒属于您了。”女人拢起包袱,笑意温温道,更叹:“妖鬼神怪之类,青春还真是久长啊。”
   “二十年太短了。”茨木童子说,而他又道,“但吾之变化,汝等又怎可轻易理解?”
   这两番言论皆无错处。妖怪的形貌至今未改,他仍有一团蓬如乱草的灰白头发,裹着许多脏污血渍。他额前...

HP AU的零碎一



   德姆斯特朗没有酒吞童子,但有破势。大概是这地方仅存的一些不惹人厌烦处。
   自霍格沃茨归来后,吾频繁给挚友飞去猫头鹰,初时偶有回信,渐渐越发少而简,几乎再没有了。
   破势嘲我过几次,后来也不再多说。她仍是如旧时,也似乎另有了喜好,玉藻前那一套理论颇入她耳,言谈间总有提及。恐怕再不多几日,格林德沃的同行者又多一员。
   玉藻前。
   在信中挚友与吾谈及此事。自入学始,吾与那狐狸交结近五年,自三强赛,酒吞童子识他不过一年,但说:“茨木童子,你...

【茨酒】极短一个脑洞

————
剑三.藏丐
————
   那面貌俊逸的糙汉回到复活点,在隐元卫的护卫下安然地就地打坐,不顾身旁红名一堆。
   酒吞刚劫了一个浩气pve的商,碎银都没来得及捡就给其他人送回来,更妙的是那被劫的苦主撂他密聊一句等着,就下了线。
   等着就等着咯,说不定还能等来个悬赏,酒吞挺悠哉的想,他正好缺金。
   没几分钟后就来了个好友和组队申请,酒吞顺手同意,才发现那家伙大号似乎也是个pve,蓝点在地图上跑近了,橙武红发里飞沙都瞎眼地很,又意外发觉是同阵营,紧接着蓝点消失,那人利落退组...

我关注的人

© Viard | Powered by LOFTER